乱港分子网上热捧五一“黄色经济圈”,现实:“黄店”大多顾客寥寥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赵觉珵】尖沙咀、深水埗行人稀疏,海港城、太古广场不见内地游客身影,旺角、湾仔不少餐厅挂上“停业”和“吉铺出租”的牌子……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香港迎来近20年来最冷清的五一假期。本月4日,香港特区政府公布了一季度经济增长数据,较去年同期下跌8.9%,是有统计以来的最大单季跌幅。

而就在一年前的五一,香港还迎来百万内地旅客。2019年五一的4天假期中,内地访港旅客达99.75万人次,其中前3天的旅客人次较2018年同期多出24万,增幅达40%。在九龙经营小商店的黄先生告诉《环球时报》,去年五一期间,由于内地游客大量来港,他一天的营业额就有5000-6000港元,但如今门庭冷落,每天也卖不出什么东西,已是在苦苦支撑了。

图为工程建设现场,电网建设者经测温消毒等疫情防控程续后有序进场。徐晓韬 摄

“黄色经济圈”1亿营业额更像笑话

同时,天津港集团打好跨境贸易便利化“先手牌”,在强化口岸协同联动、深化“船边直提”“抵港直装”作业模式的基础上,主动靠前服务中小微企业,打通金融“水脉”,壮大发展“经络”。落实天津市“惠企21条”,对包括从事外贸相关服务的157家中小微企业减免租金达6000余万元(人民币,下同)。

背后是“叫人冲,自己松”的政治操弄

香港经济的困境很大一部分源自去年的“修例风波”,但正如香港媒体“橙新闻”所言,不管香港经济再差、民生再苦,都不足以动摇反对派在香港大搞“全盘政治化”的企图,他们趁着五一黄金周开始大肆宣扬所谓的“黄色经济圈”,呼吁市民只去“黄店”消费。“港独”头目黄之锋在社交媒体上宣称,大家对五一黄金周的印象就是内地人到香港消费,“这种消费模式对香港不健康”。

日媒称赞说,去年日本职业棒球球员的平均年薪才3985万日元(约264万人民币),桃田贤斗去年的收入远超这个平均标准,就连世界羽联都称赞桃田贤斗是2019年“最成功的选手”。22岁的山口茜去年收入2741万日元(约181.5万人民币),也高于日本职业垒球球员的平均年薪2654万日元(175.8万人民币)。

正如各方所指出的,所谓“黄色经济圈”的背后完全是“反中乱港”分子和反对派政客的政治操弄,他们不仅煽动民众支持“黄店”,还用尽各种手段打压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的“非黄店”。香港“东网”称,现在的情况就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黑社会收保护费,会有黑衣暴徒明目张胆地逼店家屈服,表态认同他们的政治立场。如果不顺从的话,便会打烂你的饭碗,把这间店铺标签为“蓝店”,呼吁抵制,妄图将店家赶入绝境。

桃田贤斗最新通过经纪公司表示:“我一直在考虑,除了分发口罩和与粉丝互动,我还可以做点什么?我希望能给医疗工作者一些帮助,于是通过东京医师协会进行了捐赠。我会继续通过羽毛球传递梦想和希望。”日媒提示说,这500万日元完全是桃田贤斗自己的钱。

乌鲁木齐经开区于1994年8月经国务院批准设立,成为新疆第一个国家级开发区,集国家级开发区、行政区、综合保税区及若干特色功能园区于一体,是新疆特有的多功能、复合型经济区,综合发展环境位居西部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前列。(完)

另悉,青海“三区两州”电网工程剩余270个项目计划于2020年6月底前竣工投产。(完)

全国政协副主席、香港前任特首梁振英2日还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爆料称,“毒果日报”(对《苹果日报》的戏称)1日的头版广告列出了上百间“黄店”名称,其中包括餐厅“四季常餐”,这是“乱港四人帮”之一的黎智英之子黎耀恩开的。除这间已经被曝光的餐厅外,黎耀恩还经营有8间高档餐厅,但均没有被列为“黄店”。相反,曾有人去这8间餐厅调查,也没有看到不欢迎内地旅客的公告或政治标语。“这是‘叫人冲,自己松’的又一证明”,梁振英表示,黎智英完全是说一套,做一套。

乌鲁木齐经开区管委会主任、区长张峻祥说,2020年乌鲁木齐经开区将抢抓多重国家战略叠加机遇,继续在开放创新、科技创新、制度创新方面探索新举措。继续贯彻新发展理念,推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继续打好“工业招商攻坚战”,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加快“两港一中心”建设。力争2025年前排名进入国家级开发区50强。

2019年,乌鲁木齐经开区的工业、外贸、外资增长领跑乌鲁木齐市,智能终端填补产业空白,引领新疆制造业能级提升,新引进工业项目23个,投资总额达432亿元;电商产业园交易总额近200亿元,新增创业企业300余家;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标志性工程建设提速,“一港一中心”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化,新兴产业发展基础日趋完善;大力推行“妈妈式”服务,打出服务企业组合拳。

在这些“反中乱港”人士的口中,所谓的“黄色经济圈”仿佛是拯救香港经济的一剂“良药”。据长期持反华立场的“美国之音”报道,在4天的“黄金周支援黄店计划”中,有超过2300间“黄店”参与,主办方预计活动总营业额超过1亿港元。一些香港“黄媒”也欢呼称,所谓的“黄色经济圈”是可以成功的。

“玉树地区102项‘三区两州’深度贫困地区电网建设项目复工复建申请己通过当地官方批复,即日起将陆续恢复建设。”国网玉树供电公司总经理陈昀说。

崔定邦表示,香港经济陷于深度衰退,希望社会万众一心,放下成见,尽快拯救香港经济,重建经济活动,保障大众生计。

多家香港媒体调查发现,这1亿港元的营业额也掺了不少水分,不少“网红黄店”并没有出现“黄媒”宣称的顾客大排长龙的景象。多位香港市民5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都表示,在旺角、尖沙咀等地,门口贴着黄色贴纸或政治性标语的“黄店”大多顾客寥寥,“只是在网络上炒作得厉害而已”。

25岁的桃田贤斗去年获得11个冠军,共赢得50万美元的奖金,大约为5575万日元、355万人民币。日本羽毛球协会的干部表示,桃田贤斗、山口茜去年能挣到手的奖金,是日本羽毛球运动员历史最高的奖金。20年前日本羽毛球球员,就算是参加奥运会的球员一年也难以挣到100万日元。现在羽毛球比赛奖金提高了,日本球员在国际赛场上竞争力增强,能经常赢球,所以奖金就自然高了起来。

五一内地游客数暴跌99%

数据显示,过去一年青海“三区两州”电网工程总投资62.57亿元(人民币,下同),共计下达609项工程项目,工程覆盖玉树、果洛等6州33县,将解决48.5万户农牧民家庭、186.3万人口的安全稳定用电问题。

按照日本羽协的规定,球员在国际赛场上获得的奖金其中10%应该上缴协会,奥原希望昨天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文说:“虽然比不上网球,但羽毛球能一点点提高奖金,真的很开心。因为要向协会缴纳10%,桃田选手一个人就多达约500万日元。选手应该有权力知道这笔钱的用途吧?然后再决定上限不是也可以吗?大家怎么想呢?””奥运希望,希望日本羽协能接受球员的监督,使用好她们辛苦在赛场上挣得的奖金的提成。(Re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保障天津空客总装线、长城汽车等企业复工复产后如期交付订单的同时,天津港集团与山东港口集团、河北港口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与广州港集团、北部湾港集团就密切“两港一航”内贸航线达成合作共识,力促长春至天津海铁联运班列实现常态化运行,新开发石油、钢铁、粮食等货类客户,架起中国“北粮南调”和西部地区外贸货物出口的海上新通道,为天津港海陆双向延伸物流网络、确保企业供应链稳定打下坚实基础。

“香港旅游业业务和人员都濒临崩溃”,香港旅游促进会总干事崔定邦5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今年五一假期与去年相比,香港旅游业的损失达100%,因为完全没有客人。如果量化损失,香港旅游业和零售、交通业在五一期间的损失保守估计超过100亿港元。

据介绍,39项指标主要包括地区生产总值(地区GDP)占所在地级市地区生产总值(GDP)比重、年度PCT专利申请量、通过ISO14000认证企业数、高新技术产品进口总额、单位地区生产总值能耗、水耗下降以及单位工业增加值主要污染物排放降幅等方面。

香港中联办发言人2日发表谈话称,一些反对派政客为在立法会选举中多捞席位,罔顾自由市场规则,极力炒作所谓的“黄色经济圈”,人为制造社会撕裂,不择手段滋扰、破坏无辜商户,是一种政治绑架经济的“政治揽炒”。“他们在立法会搞‘政治揽炒’、在社会上闹‘经济揽炒’、在街头策动‘暴力揽炒’,甚至渲染所谓‘真揽炒十步’,要把香港推向无底的深渊。这些处心积虑、与民为敌、毫无底线的行径,正在摧毁香港的希望。”

四月份,天津港集团集装箱重点作业线效率同比上升15.6%;在泊船时效率同比上升15.1%;集装箱船舶直靠率同比提升7.6%;创出了中远海运欧洲线全球集装箱码头纪录,先后打破中远海运欧线在泊船时效率纪录、长荣海运东南亚航线在泊船时效率纪录。

面临疫情带来的巨大挑战,全港上下本应团结一致、共克时艰,但一批“反中乱港”分子却又趁机搞出新把戏,呼吁民众在“黄金周支持‘黄店(支持示威者和反对派的店铺)’”,试图壮大所谓的“黄色经济圈”。香港中联办发言人2日批评称,这种做法是“制造撕裂的经济揽炒(同归于尽)”,也有香港政界人士直斥“黄色经济圈”的实质就是要搞“港独”。

今年以来,天津港集团深入挖掘航运大数据价值,提升数据处理及转化应用于港口生产作业的持续改进能力。提高航道通行能力,加快港口和引航一体化协同联动,不断优化集装箱“船边直提”、“单收双装”作业模式,加快货物通关速度。

对于所谓的“黄色经济圈”,港区全国人大代表、新界社团联会理事长陈勇近日在接受香港《商报》采访时就批评称,香港在经济上,包括不少日用品都是依靠内地,而现时疫情下的抗疫物资更凸显这一点。陈勇说,不少国家都已禁运口罩,而香港因为获中央批准,可以得到相关供应。如果香港真的与国家分离,绝对是“死路一条”。“黄色经济圈”的背后其实就是‘港独’,试图让香港从国家分离。”香港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日前也在立法会中发言痛斥,称“黄色经济学”是“蠢人经济学”“傻人经济学”,竟然有人为了政治就这样做,“提出黄色经济圈的人真是蠢人,没资格做生意。”

有支持“黄店”者在接受“黄媒”采访时宣称,“支持黄色经济圈就等于支持香港未来”,但现实令人不得不心生质疑:试图与庞大的内地市场切割,只靠“黄丝”“黄店”,如何能支持的起香港未来的经济发展?

“三区两州”特指中国自然条件差、经济基础弱、贫困程度深的深度贫困区,位于三江源头的玉树也是深度贫困区电网工程中施工难度最大、电力物资供应最难的输变电工程。

去年“修例风波”时期,曾有示威者发起活动,呼吁去中国银行(香港)大量提款,对其进行所谓的“压力测试”。活动原定于去年7月13日开始,但很快就因无人响应而宣告失败,还有示威者在社交媒体发帖抱怨称,“根本没有存款可以取啊”。一位香港媒体记者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当时他曾前往港岛一家中行(香港)支行蹲点,等了一上午,在场的记者比取款者还多。

崔定邦说,香港零售消费总额的1/3来自旅客,主要归功于自由行措施和访港旅客消费。这个亮丽成绩令到香港可以不断扩大社会福利,让特区政府整体开支成倍增长。“我不敢想象,旅客消费如果永久消失,会对香港带来怎样的巨大影响。”

为60多家中小微企业在银行增授信,有效解决资金紧张问题;配合海关和国家外汇管理局等有关部门,组织做好提前申报和线上申报工作,推动“直清提货”便捷便通关,协助中小微企业拿下多个国际大单,实现贸易额超过1.3亿元,为常态化疫情防控下推动新产业新业态发展提供强大引擎。

受疫情与特区防疫措施影响,今年五一期间,入境香港的旅客跌至近年来最低点。香港入境处公布的数据显示,本月1日至4日,共计455名内地访港旅客入境,较上年同期暴跌99%。5月4日入境的内地旅客最少,仅为94人。香港特区立法会旅游界议员姚思荣称,今年是自2003年内地赴港“个人游”推出以来,香港首次出现“零团来港”的劳动节假期。除内地旅客大幅减少外,来自其他地区的访港旅客人数更可谓寥寥无几,每日只有30余人。

据悉,今年前四个月,天津港集团完成港口吞吐量1.32亿吨,同比增长3.4%;完成集装箱吞吐量524.9万标准箱,与历史同期持平。(完)

1亿港元看似数字不小,但一经对比就会发现,这反而映射出香港经济面临的痛苦与巨大落差。2019年五一的4天假期中,内地赴港游客近百万人次,每人仅需花100港元,几乎是香港一顿午饭的价钱,消费总额就可以达1亿港元。如果加上住宿、购物、观光等各种消费,一个正常的、有内地游客的五一黄金周,香港旅游业、餐饮业、酒店业等本应收入几十亿甚至上百亿港元,而如今一些“黄媒”却因1亿港元的收入就志得意满、沾沾自喜,殊不知这完全是“丢了西瓜,捡了芝麻”的一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