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央视新闻客户端,当地时间16日上午9点多,日本政府召开临时内阁会议并汇总了阁僚的辞职信,安倍内阁全体辞职。

至此,历时7年零8个月的第二次安倍政权正式宣告落幕。

2. 有助于提高各国白色家电的可靠性和效率

■空调、洗衣机、吸尘器等带有电机的白色家电

新产品支持白色家电中不同规格区分使用的Pulse波形和Edge波形这两种波形,无需更改软件即可替换以往的过零检测电路。产品阵容中包括以下6款产品,适用于各种白色家电。

唯一可圈可点的是就业。在安倍鼓励家庭女性参与就业、推迟老年人退休年龄等措施下,日本的失业率持续下降至接近2%的水平。可是日本人口负增长的问题依旧没有解决。

在最后,Sweeney也表示:“为金钱而战没有错。你努力工作赚来这些钱,而你在花钱时,是划给了创造游戏的人,还是被中间商(他们凭借自己的力量把玩家和游戏开发者分隔开)拿走了,这其中花钱的方式是有区别的。”

Sweeney表示,现在主流的反方论点认为,智能手机制造商能够为所欲为,“而这是个可怕的概念。我们都有权利。我们要为捍卫自己的权利而斗争,与一切否定我们权力的人抗争。即便这意味着要与苹果这样广受喜爱的公司作战。”

据财联社,在“安倍经济学”的指导下,日本央行开始施行QQE(质化+量化货币宽松),不断放水,疯狂印钞,自2016年开始实施负利率,力争达到2%的通胀率目标。

他指出,更进一步说,日本经验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启示意义。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冲击,多国陷入大萧条以来甚至有史以来的最深衰退。安倍政府当初在高政府杠杆、低经济增速的压力下大胆启用刺激,市场最初预期的政府债务危机也并未出现,这给予了各国政府使用货币宽松与财政、抗击新冠疫情经济影响的勇气。而疫后全球进一步走向“日本化”,中长期增长趋势下行,低增速、低通胀、老龄化不仅困扰日本,也在侵袭欧盟乃至美国,安倍经济学的成功和不足都值得借鉴和总结。

日本人口数据(单位:百万)

传统的过零检测电路由光耦和晶体管组成,其待机功耗约占整个应用的待机功耗的1/2。此次,ROHM通过分析全球数百种电源模式和应用环境,成功开发出无光耦的过零检测IC。不仅可削减部件数量,还使过零检测电路的待机功耗无限接近零(仅0.01W)。不仅如此,在电机应用中,还可省掉电机输入电压检测电路,从而可进一步减少待机功耗和部件数量。

在安倍二次当选(即2012年)后的最初几年里,股市和就业市场看起来都前景很好,但这种良好表现或许导致了自满情绪,因此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停滞了,而这对长期增长而言恰是最重要的一支箭。

16日下午,在众参两院的全体会议上将举行首相指名选举,自民党总裁菅义伟将被选为第99任日本首相,并预计于当天成立菅义伟内阁。

然而,安倍此前七年苦心经营所建立的成绩尚不明显,又遭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重创。

近年来,随着物联网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的白色家电中配备了Wi-Fi通信功能。由于必须始终通电以保持通信连接,而且家电制造商必须将待机功耗降低至0.5W以下,这将面临着比以往更大的挑战。目前,电机部分和电源部分的待机功耗改善工作已经到达瓶颈,亟需开发出创新技术。

今后ROHM将在日常生活所需的消费电子领域,开发出高性能和节能产品,为社会贡献力量。

乏善可陈的“安倍经济学”

看来Tim Sweeney的旗帜似乎非常鲜明,究竟他的“自由之战”能取得什么样的成果,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如今七年多过去了,“安倍经济学”成败如何?

但是,“安倍经济学”真的提振经济了吗?

3. 可轻松替换以往的过零检测电路

当下日本正面临着多方面的压力:创纪录的二季度GDP跌幅,随时可能抬头的新冠肺炎疫情,前路茫茫的东京奥运会……此前,《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就此专访了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术院的副教授JOU Willy。

ROHM的新产品是能够实现过零检测的IC。由于无需光耦就可以进行过零检测,因此功耗极低,可将正常通电时的过零检测电路的待机功耗降至0.01W。另外,在驱动应用时,将以往使用光耦的过零检测电路中随AC电压变化而波动的延迟时间误差降至±50µs以内。极低的待机功耗和极小的延迟时间误差,使得即使在各国不同的AC电源电压下,也可高效地驱动电机,成功实现了以往的过零检测电路很难实现的高精度微控制器驱动。而且,由于不再需要光耦,还可以降低经年老化的风险,有助于提高产品的可靠性。

安倍晋三还通过日本首相官邸推特发布了一条时长近1分钟的视频,在视频中回顾了执政以来的种种经典画面,并表示“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安倍还在视频中表示,“非常遗憾,还留有许多待解的问题。同时,也有许多值得挑战,和已经达成并实现的事情。”他也呼吁大家对新一届内阁的理解和支持,“执政近8年,我真的非常感激。”

JOU Willy:“安倍经济学”由三支箭组成:货币宽松、财政刺激和结构性改革。在2012年,尽管这并非是必然的,但这种注重增长的一揽子方案是明智的,并对选民展现出广泛的吸引力。

作为影响日本乃至全球的重要政策思路,安倍经济学是否会在日本长期延续下去?

日本央行正坚持量化宽松政策,今年6月,日本央行通过了近3000亿美元的额外支出,作为政府第二次补充预算的一部分。因此,安倍经济学的第一支和第二支箭似乎将继续下去。相比之下,连安倍本人在第三支箭上都曾犹豫不决,很难看出他的继任者会有更好的表现。

他在任内实施的一系列重振经济的措施,被称为“安倍经济学”(Abenomics)。对于安倍的这一政治遗产,菅义伟在9月2日宣布参选时就明确表示:“如若当选,将全力继承安倍的内政、外交遗产,推动安倍经济学中未完成的改革。”

1. 无光耦的过零检测电路,有助于大幅度地降低应用的待机功耗

4. 具有“电压钳位功能”,可保护后段的微控制器

安倍辞职了,但“安倍时代”尚未完全逝去。

※注过零点:在通过使用插座提供AC电源的白色家电中,为了进行电机控制和微控制器控制,需要能够读取AC波形的0V电压点(即过零点)的过零检测电路。另外,在过零检测电路中,提高过零检测的精度,可以更有效地控制电机和微控制器。而且,在电机停止时,能够将电压正好停止在0V状态,脉冲控制也更提升了电路的安全性。

观点:关注后安倍时代的结构性改革

多年以来,日本GDP增长率始终停滞不前,今年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第二季度实际GDP环比萎缩7.8%,按年率计算为萎缩27.8%,创下65年来最大的衰退幅度。通胀方面,日本企业迟迟不愿提高工资,民众也不愿相信经济回暖,因而消费意愿低迷,日本近几年CPI迟迟未能达到2%的目标,甚至难言摆脱了通缩局面。

新产品实现了无光耦的过零检测电路,有助于提高白色家电的节能性和可靠性。

新产品阵容强大,可分别对应以往的过零检测电路中使用的电路(普通整流/倍压整流)和波形(Pulse/Edge)。因此,无需更改软件即可轻松替换使用光耦的现有过零检测电路。

在使用光耦的情况下,随着时间的推移亮度会降低,性能会下降,从而有发生故障的风险。此次的新产品无需光耦,因此不仅可降低故障风险,还可将AC电压带来的延迟时间误差降至±50μs以内。在这样的前提下,即使各国的电源电压(100~230V)标准不同,也可有效地驱动电机,成功实现了以往在过零检测电路方面难以实现的高精度微控制器驱动。

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沈建光认为,从大萧条到“失落的二十年”,紧缩历史上给日本乃至全球经济造成了惨痛教训。在金融危机后全球化降档失速、经济弊病难以克服的背景下,以安倍经济学为首的一系列措施有效避免日本经济进一步滑向深渊。也正因此,安倍的政策遗产有望在日本长存。

另一方面,Sweeney宣称Epic公司发起的行动不只是“一家市值10亿美元的公司与另一家市值万亿公司的利益之争”,他表示“Epic并不是想要特别的利益,这是一场为所有消费者和开发者基本自由(而发起的行动)”。

“安倍经济学”对日本股市的效果是明显的。八年以来,日经225指数从10000点左右震荡上升到23000点左右,足足翻了一倍有余。

(可从下列搭载的各IC型号的页面获取评估板的用户手册。)

开始销售时间 :2020年6月起

JOU Willy: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即“结构性改革”并未大力推行,从这一点来讲,即使在安倍任期,(安倍经济学的)一揽子方案也已经动摇了。

NBD:“安倍经济学”对日本经济的影响会随着安倍首相的辞职而削弱吗?

下面的过零检测IC评估板配备了用来驱动过零检测IC的电源,可轻松进行元器件评估。使用该评估板,可非常方便地对使用光耦的现有电路的替换问题进行讨论评估。

※因规格而异的两种输出波形。

新产品支持的输入电压高达600V,并且通过在输出时分压至微控制器的额定电压以下的方式,可驱动最大额定电压为5V的常规微控制器。另外,还配备了“电压钳位功能”,可防止电压超过4.8V,在输入电压较高时可以保护微控制器。因此,适用于使用以空调等为对象的高压驱动电机的应用,即使出现异常电压,也能够做到对微控制器的保护。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但2021年日本将举行大选,首相职位也还有变数。

在白色家电的电路开发中,过零检测电路尚未得到足够的重视,ROHM从这方面入手,开发出无需光耦也可进行过零检测的IC,大大降低了待机功耗。新产品能够显著降低待机功耗,得到了众多客户的高度好评,正在积极推进实际采用。

安倍2012年底再度当选、出任日本首相后,2013年开始全面实施“安倍经济学”,想把日本经济从长达20年的衰退中拉出来。

16日,菅义伟将在首相官邸与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举行党首会谈后,设立组阁本部,进行内阁人事变动,新任官房长官将发表内阁成员名单。然后经过在皇居的亲任仪式和阁僚的认证仪式,16日晚,菅义伟内阁将正式成立。菅义伟在就任首相后将召开记者会,就内阁人事安排的目的和今后政权的运营等问题表明自己的想法。

NBD:2012年,安倍就任首相后,推行的经济政策被称为“安倍经济学”,但对此争议不断。在安倍就任时,结合当时的日本国情,您认为安倍经济学的实施是否具备其必然性?在当时,日本有条件拿出一项既立足于现实,又着眼于长远的经济增长战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