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年号确定后,首相安倍晋三还多次表示,希望未来能够与国民一起共同开创洋溢希望的新时代。那么,对于安倍所谓的令和新时代,日本真的准备好了吗?

日媒做了一个测算:刚刚过去的这个“超级黄金周”,预计可为日本带来2.1万亿日元(约合1285亿元人民币)经济效益,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4%。

此前,明仁天皇公告在今年4月30日退位,而5月1日59岁的皇太子德仁继位。日本政府也赶在明仁天皇退位前的4月1日公布了日本自公元645年以来的第248个年号:令和。为欢庆改元,日本从4月27日起连续放假10天,至5月6日。这是日本1948年施行《假日法》以来首个十连休。

少子高龄化,已被视为日本经济增速乏力的顽疾,也被日本媒体戏称为“国难”。

货币政策的突然转向,首先刺破了股票市场的泡沫。1990年1月12日,成了日本股市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天。当天,日经指数顿挫,日本股市暴跌70%。而更令人绝望的是,以1990年为转折点,日本股市陷入了长达20年的熊市。日本股票价格的大幅下跌,使几乎所有银行、企业和证券公司都出现了巨额亏损。公司破产又导致其拥有的大量不动产涌入市场,顿时房地产市场出现供过于求、房价出现一泻千里的趋势。

成田国际机场公司推算,5日东京成田机场的入境旅客人数达6.18万人,创下同期日均入境人数的最高纪录。据日本铁路公司(JR)的统计,一些热门新干线方向的指定席几乎全天满座,有些线路上自由席的上座率甚至超过140%。

在今年日本法定的儿童节(5月5日)前,日本总务省汇总了截至4月1日的人口估算数据。该数据显示,日本15岁及以下儿童(包括外国人在内)为1533万人,较上年减少18万人,连续38年减少。儿童占日本总人口的比例为12.1%,连续45年下降。儿童总人数和占比均创下有可比数据的1950年以来的新低。

在陈子雷看来,在令和时代,尤其是令和元年,安倍政权的当务之急,首先就是要摆脱少子老龄化的困境。

同时,陈子雷还期望,在令和时代,日本的创新能力以及企业的国际竞争力也能有所提高。

对于难得的超级黄金周,日本民众纷纷选择举家出游。公务员斋藤就是其中一员。6日,他在赶回大阪住处的路上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平日很少有机会能带着一家老小出去旅游,因此在这个难得的长假,他们选择了到日本的其他城市去逛逛,“虽然假期有10天,但每天都安排得很满。”

当地时间5月7日,这是日本民众在令和时代的第一个工作日。不过,令和首个交易日的日本股市并没有出现所谓的“令和行情”。全球金融市场的剧烈震荡也波及了日本。截至收盘,日经225指数跌1.51%报21923.72点,创4月12日以来新低。

当然,他也指出,平成时代并非一事无成,也给日本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比如企业文化中一些传统的习俗受到很大冲击。他举例道,日本战后的终身就业制度、年功序列等,在平成时代已经终结了,“这些都是在平成时代出现的新变化。”

日本最大的跨国旅游集团JTB在3日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公司预计整个超级黄金周,国内和国外旅游人数可达破纪录的2467万人次。SMBC日兴证券则预测,这次变更年号将会在这10天假期中刺激出3770亿日元的消费,从餐厅、百货公司到婚礼会场等商家都准备好抓住这个机会。

中国游客杨一告诉第一财经,在新宿、涉谷等热门商业区,人流非常多,但其他地方还好。“日本刚好也在十连休,很多小商铺都没有开门。在东京,很多当地人也选择出游,所以除了商业区以外的其他地方,人反而显得很少。”

由于此次日本的超级黄金周又恰逢中国的五一小长假,而日本向来是中国游客热衷的海外目的地,因此,选择在五一期间去日本“凑热闹”的中国游客也不少。

因此,如何改变少子老龄化对消费、就业市场的冲击,在平成时代后期,安倍政府一直在试图解锁这个难题。比如,他推出了数个增长战略,内容涉及促进女性就业、解决入托难、扩大不需要偿还的给付型奖学金以及讨论应对超长寿社会等。陈子雷认为,其实安倍政府在上述领域做得还不够,比如,在激活女性活力方面。

对于持续30年的平成时代,上海外贸大学日本经济中心主任陈子雷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如此概括:整个平成时代,始于泡沫经济的崩溃,所以它的起点可以说是萧条或不景气;此后整个20年,也是日本“失去的20年”;直到最近十年,日本经济的发展程度日益走向成熟,日本经济的抗压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

日本媒体曾将平成元年(1989)和平成30年(2018)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排名对比。1989年时,全球前十大公司日本占据七席,而且基本都是以银行证券为代表的金融业、丰田松下为代表的制造业。但到了2018年,全球前五十大企业中日本只剩丰田一家,而前十大公司绝大多数是IT企业。因此,上述媒体表示,在错过了IT产业革命这一波大潮后,希望日本企业能在令和时代追赶上以5G、AI为代表的产业浪潮。

陈子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平成时代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泡沫经济和“失去的20年”,“总的来说,平成时代,在经济上来说,给人的印象是比较暗淡、比较惆怅,这是个略显悲哀的时代。”

此外,今年10月,日本消费税还将按计划由目前的8%上调至10%。为了避免重蹈历史覆辙,安倍政府已推出了一系列辅助措施,缓冲消费税上调对日本经济的冲击。

虽然5月1日的天公不作美,但并不能妨碍日本民众在怀着对平成时代的留恋和对未来期待的交织心情中,迎来“令和时代”。

“现实比较严峻,但这些都是安倍迫切要完成的任务,只有这样才可以实现所谓的1亿人口活跃的社会。”陈子雷说。日本2018年公布总人口约1.25亿,这已是日本连续9年人口减少。而在他看来,如果上述遗留自平成时代的难题得不到很好地解决,那么,日本经济在令和新时代恐怕依旧是“新瓶装旧酒”。

在平成时代后期,日本GDP占世界的比重大幅下降。世行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占全球GDP比重为9.25%,一举超越了日本(8.64%)。

对于安倍政府而言,平成时代遗留下的种种难题,并没有随着一个时代的终结而消失。

旅居日本的华人小郭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身为2个孩子的母亲,她目前觉得安倍政府的一些辅助措施还是挺有效果,比如,幼儿教育免费制度就能为她省下不少钱。在她看来,尽管消费税上调了,但在辅助措施的调和下,其实家庭支出还是有所减少的。因此,她希望在这些为期半年不等的辅助措施到期后,安倍政府能继续保留经济上的红利。

1989年1月7日,日本第124代天皇裕仁去世,当时55岁的皇太子明仁登基,于次日起改年号“平成”,标志着平成年代的开始。

1989年,日本政府其实已意识到经济泡沫。从当年5月开始,日本央行连续3次提高贴现利率。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日本银行利率从2.5%上调至6%。

在日本主要城市的街头,“祝令和”这样的广告和招牌随处可见。杨一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日本不少商家把“令和”作为卖点,包括火车站的商铺等,都尽量把有关令和的纪念品或者特别包装的商品放在最显眼的位置。而对于日本普通民众而言,通常选择在邮局排队盖“令和”首日戳或者去寺庙写御朱印等方式来纪念。

一边是儿童人口数量的骤降,另一边却是超高龄人口的攀升。2018年,日本全境的百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已超过6.97万。这也是日本厚生劳动省自1963年录得数据以来,连续48年出现增幅。

日经新闻也认为,日本经济未能积极转型导致的结果是工资和经济均持续低迷的“贫穷循环”。自通货紧缩全面出现之前的1997年起,日本21年来的平均工资竟然下降8%,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仅增长不到3%。

陈子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也没有看到安倍政府在社会福利、劳工保障方面有相关方案出台,来支持改进后的《出入境管理与难民认定法》。再加上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速较日本显著,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外劳愿不愿意来日本,在他看来也是个未知数。

此外,安倍政府还在平成末期推出了劳动力新政,向外国劳动者打开国门。根据4月1日最新生效的《出入境管理与难民认定法》,自2019年起,日本5年内预计接收约26万~34万外国劳动者,以应对130万~135万的劳动力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