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鄂尔多斯9月21日电 题:中国第七大沙漠牧民变迁记:“沙漠里有财富,也有幸福感”

“再有20天,19岁的儿子希日古就要到内蒙古师范大学报到。”

21日一早,42岁的孟克达来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对记者兴奋地说道,“一切变得太快了,考上大学的儿子,算是正式走出了库布其沙漠。”

图为孟克达来开发的沙漠旅游项目。受访者供图

在他所居住的屋内摆放着新式沙发、大英寸电视、电冰箱等,显示他家的生活已经非常富足。

孟克达来正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如今他所居住的牧民新村是2006年由当地政府、治沙企业合力所建。

昔日植被稀疏的岢岚县,而今变了模样,山川绿了,民众富了。韦亮 摄

岢岚县水峪贯乡芦子河村村民吴文俊,是当地收购沙棘致富的带头人。谈到采沙棘,他很兴奋:“村里常住人口30余户60多人,靠采沙棘一项,收入大几千元的人家不在少数。”

白二子采沙棘3200多斤,收入近5000元;陈再平采沙棘5500多斤,收入8000多元……吴文俊说,“别看这长在山里的小果果不起眼,给村民带来的收入却很可观。”

而在此之前,孟克达来一家三口居住在低矮的土坯房内,他说,“整日看到的是漫漫黄沙,生活看不到太多变化。”

“今年受疫情影响,我们一家人目前毛收入大概有10多万吧。”孟克达来对记者说,“整体说来,今年的收入还算可以吧,一切都挺过来了。”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孟克达来的收入主要包括两块,一块是爱人阿拉腾图雅在牧民新村开设的牧家乐饭店,另一块则是他和合作伙伴在沙漠上运作的“沙漠旅游”。

60岁的贫困户李来兵以种地为生,父子三人参加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一个春季,三人就挣了28200元劳务费;贫困户郝永军与妻子是普惠扶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社员,2019年两人挣了34000元。他说,“不出门就能挣钱,还能照顾家里,再也不用去外面受罪了。”

岢岚县地处晋西北黄土高原,境内沟壑纵横,属吕梁山生态脆弱区。当地政府坚持在“一个战场”打赢生态治理、脱贫攻坚“两场战役”,通过特色林产业、合作社劳务、打造沙棘产业链等生态扶贫措施,全县有三分之一的贫困人口实现了有活干、有钱赚。

“直到住到宽敞明亮的新房子后,一家人的心情才慢慢好起来。”孟克达来所说的好心情,源于他腰包渐渐鼓起来,生活有了奔头。

总面积约1.86万平方公里的库布其沙漠,在过去30多年中,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官方、治沙企业、农牧民已合力将库布其沙漠治理成一片绿洲。当地农牧民已彻底告别贫困,步入小康生活。

沙棘是岢岚县林业产业体系中的当家产业,全县人工和野生沙棘林共49万余亩,近年来,该县成功打造出一条“种植沙棘、改善生态、发展生产、农民增收”良性发展的循环产业链条,小沙棘生态扶贫“挑大梁”。

“沙漠里有财富,也有幸福感。”孟克达来说,“如今治理沙漠已经一步步趋向于高科技治沙,如果儿子愿意,未来,沙漠也是他实现人生理想的最佳舞台。”(完)

孟克达来是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杭锦旗的一名牧民,他居住在中国第七大沙漠–库布其沙漠的牧民新村。

“我们在沙漠上与人合伙搞了沙漠冲浪、沙漠滑沙等项目,备受游客喜欢,待疫情全部结束后,我们还会在沙漠旅游上开发更多的项目。”孟克达来乐观地说道。

为进一步释放偏远地区长期外出务工的劳动力,并改善生态脆弱区生态恶化、土地贫瘠、靠天吃饭的现状,岢岚县实施退耕还林、生态管护及发展野生食用菌、野生中药材等特色林产业,多举措助力脱贫攻坚。

2013年起,岢岚县累计投入9.45亿元治理生态,造林49.07万亩。该县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下一步,将继续在增绿增收上下功夫,保护和巩固生态建设、脱贫攻坚成果,带动更多民众在参与生态建设中脱贫、在享受生态成果中致富。(完)

值得一提的是,从小在这片沙漠中生活的孟克达来,虽然早年遭遇过风沙肆虐、生活无着,但近年来随着沙漠生态日渐好转,他对沙漠的看法也在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