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首次揭秘:“天安门金水桥袭击事件”的背后(图文版))

12月5日,一部时长50分钟的名为《中国新疆,反恐前沿》的英文纪录片在CGTN播出。该纪录片分为四个部分,分为“极端主义,为祸新疆”、“生命代价,暴恐之伤”、“极端之路,血泪谎言”、“全球反恐,并肩同行”等内容。

夫妇两人加入这一恐怖团伙时,抛下了六岁的儿子和不到两岁的女儿,并在临出门前,将变卖家产的所有钱款拿出来做了恐怖袭击的经费。

近日,国家版权局网络版权产业研究基地发布的《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2018)》显示,网络短视频是2018年的“黑马”,其用户规模已高达6.48亿人,市场规模达195亿元。短视频的用户使用时长占比优势明显,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统计,短视频占移动互联网总时长比率已从2016年的1.2%快速增长到2018年的11.4%,用户使用时长优势也是其市场规模突飞猛进的关键所在。另外,网络短视频与其他网络版权业态不断融合,共振效应越发显著。据TrustDate数据统计,因短视频的碎片化属性和强烈临场感,79%的互联网用户会通过短视频获得新闻资讯,70%的用户会通过短视频观看音乐MV。

报告认为,以上政策还影响到了其他国家,例如欧洲Erasmus项目。其出台的提供实习制和学徒制的长期交换项目就体现了对就业能力的日益增长的需求。

政府很快将这一事件定性为恐怖袭击,并认为这并非在新疆以外发生的独立事件,而是标志着恐怖暴力在中国发展至一个新的阶段。

纪录片同时指出,只有社会积极稳定,才不会产生滋生暴恐势力的土壤。经历过“4·23”暴恐的新疆色力布亚镇社区干部阿瓦古丽·阿卜杜热表示,极端分子多是失业、没有文化的年轻人;因参与暴恐被判刑9年的买买提的叔叔希望年轻人“合法做生意”,去学校读书。为了消除滋生极端主义、暴恐主义思想的土壤,中国政府预防性反恐,设立教培中心。

2分钟与50万元的反差之巨大,无疑是这一案件成为焦点的又一关键原因。

冯晓青指出,个人录制视频作品并非就一定具有独创性,“要按照类似摄制电影的作品对待,就有一定的主题与情节”。

据悉,由长沙航院飞行器制造1705郭宁、飞行器制造1704方志勇、数控1702王蕴、电子1703潘艺志、检测1702陈钦慧参与的《“端+云”风电机组螺栓智能监测系统》项目,经该院机制学院严勇等老师指导,获大赛专科组第一名;由长沙航院飞行器制造1703黄泽飞行器制造1705朱良凯、发动机制造1701李明亮参与的《平面锉削智能化训练与考评系统》项目,由该院机制学院盛科等老师指导,获专科组第二名。

要是以前,丈夫怎么可能会做这些事情呢?吃完饭、碗一推就去打游戏、刷手机了,能有今天的改变,都是三个闺女的功劳啊!

看到这种情况,网友们纷纷炸了!一方面,羡慕有这样乖巧可爱的小棉袄,另一方面,也为宝爸的家庭地位感到担忧啊。

“这一判决充分体现了司法对于著作权权利人的保护,对侵权行为的有力制裁。”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研究所所长冯晓青教授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在天安门暴恐案发生前,这一恐怖团伙还多次在乌鲁木齐市郊外的一座荒山,进行所谓的“圣战”宣誓,警方抓获了另五名案犯,其中包括吾许尔和托乎提尼亚孜夫妇。

报告称,知识和创新驱动型经济规模在全球范围内不断扩大是各国吸引国际学生的动机之一。为吸引国际学生,中国主要采取了提升教育质量、提供经济资助及奖学金、改变课程及教学模式等方式。

然而,要是真生了闺女,各位宝爸们的家庭地位怕是要下降哦!不信您就接着往下看。

长沙市大学生科技创新创业大赛是目前长沙面向高校学生规模最大的、最具示范性和导向性的科技活动,已开展16年,有效的促进大学生创新创业工作,以创新引领创业、以创业带动就业,营造了“鼓励创新、支持创业”的良好社会氛围。

据吾许尔交代,“(艾山跟我们说),在北京天安门前搞的话,(消息)会散布在全世界。因为是中国的首都,在这里搞的话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我们也会在那里‘走了’(殉教)。”

从抖音到快手,从哔哩哔哩到微博视频,短视频正在成为人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短视频制作简单、有趣,日益平民化,而且在互联网环境下容易传播和使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黄玉烨说。

作为短视频作者的刘先生为此将一条公司诉至法院。法院最终判令一条公司赔偿50万元。

对此,外交部多次回应称:中方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决心坚定不移。任何企图挑拨中国民族关系、破坏新疆繁荣稳定、遏制中国发展进步的图谋都注定要失败。

这里首先要说明,因为他们家经济状况还不错,所以即使生了三胞胎女儿也能养得起,至于那些家里经济条件没那么理想的,还是要谨慎一些。

据纪录片介绍,据不完全统计,自1990年至2016年底,在新疆地区发生了数千起暴力恐怖案(事)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被害,数百名公安民警殉职。出于安全考虑,此前有大量的案(事)件未向公众披露。事实上,恐怖袭击在新疆各地乃至更大的范围内均有发生。

4、网友四号:我就惨了,原本拼二胎想来个儿女双全的,没想到还是个“混世魔王”。唉,好想要个闺女啊。

显然,海淀法院判决给出的是顶格赔偿。据齐爱民分析,海淀法院对于此案的判决,一旦生效将会对同类案件产生一定的判例效应。“近几年,在司法领域提倡加大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其中,提高赔偿数额是很重要的一种方式,海淀法院的判决在这方面也会起到相应的作用。”

其中,在纪录片“极端之路,血泪谎言”篇章中,收录了“天安门金水桥袭击事件”的画面,揭秘了该起事件背后的故事。

2013年10月28日,恐怖分子驾驶一辆吉普车闯入天安门东侧人行道,点燃车内汽油,致使车辆燃烧,造成2人死亡、40人受伤。车上的1名司机、2名乘坐人员均当场死亡。

这并非短视频第一案,但是“与此前出现的短视频侵权纠纷不同,其中融入了广告和宣传内容,一条公司作为专业的广告宣传媒体,直接将涉案视频作为广告投放,使之产生了较高的商业价值”,齐爱民说。

黄玉烨认为此案意义重大,“其意义在于进一步落实我国知识产权强国建设、强化知识产权保护战略,加大知识产权侵权赔偿力度,提高侵权成本,保护知识产权人的合法权益,对知识产权侵权起到威慑、遏制作用”。

在黄玉烨看来,短视频如果具有较高的独创性,可以作为类电作品受著作权保护;如果独创性较低的,则作为录像制品保护。

报告显示,实习、顺利获得居留许可和毕业后留在中国工作的各种项目让国际学生受益颇深。中国为学习高科技和电子商务专业的国际学生创造机会,使他们能从学校轻松过渡到劳动力市场,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多个城市为解决当地的技能差距,都制定了相关政策。

画面中陆续出现2009年“7·5事件”、2013年天安门金水桥“10·28”暴恐案和2014年昆明火车站“3·1”暴恐案发生的原始视频。

学员在教培中心“三学一去”,学技能、学国语、学法律,去极端化思想。教培中心开展以来,结合了扶贫就业和国民素质结合,新疆已经连续三年没有发生暴恐袭击。

解说指出,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和骇人听闻的暴行数字“揭示着中国西部边陲的安全局势之严峻”,同时引出西方舆论谈到涉疆话题时长期存在的一个问题:“部分西方国家散布歪曲言论,称这是民族冲突和镇压,但中国专家指出,这种说法显然和他们在评价‘9·11’事件时使用了不同的话语体系,二者必有一个不合逻辑,这一不实言论实则反映了某些国家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

齐爱民指出,凡是在法律规定的合理使用范围外对他人享有著作权的短视频进行转发、引用,要标明作品的创作者、来源或出处,进行其他使用应当取得著作权人的同意并支付合理的费用,以免造成侵权。

经过长达三个小时的激烈比拼,湖南农业大学团队的“生物碳+微生物”联合作用治理黑臭水体的关键技术研究与开发项目,获研究生组最高分;湖南农业大学团队的“植物灯用铝酸盐荧光粉的关键技术研究与产业示范”项目,获本科生组最高分;长沙航院团队的“端+云风电机组螺栓智能监测系统”项目,获专科生组最高分。

田晓军坦陈,此前,对短视频的认识不无误区,其中之一就是“短视频那么短,不能构成作品”,而目前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短视频的价值不能以长短来论高低,无论短视频多短,都有受著作权法保护的需求与价值”。

根据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50万元以下的赔偿。

近日,这一被称为“全国首例广告使用短视频侵权案”的案件迎来一审判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一条公司赔偿刘先生50万元。

警方查明,驾驶吉普车的司机名为艾山。在修复的自拍视频里,艾山焚烧了数十个国家的国旗。

这位父亲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当初政府开放二胎政策的时候,他老激动了,因为之前生了个儿子,所以一再要求要补生个女儿。软磨硬泡之下,妻子终于答应了。

1、网友一号:三个女儿没白生啊!跟换了个老公似的,真好。

焚烧美国国旗视频截图

田晓军说,提高知识产权侵权赔偿标准,是近些年我国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工作的主要理念之一,可以充分发挥司法审判的指引功能,也体现了对短视频作者创造性劳动的尊重。

2、网友二号:这位宝爸也太可怜了吧!女儿洗完了儿子洗,儿子洗完了老婆洗,轮到他自己了,没人帮他洗了,真可怜!哈哈哈~

齐爱民提醒,对于不符合著作权法条件,不构成作品的短视频也不能无偿使用,因为这些短视频都构成民法意义上的数据,受到总则保护。

不仅如此,宝爸还变勤劳了呢!以前只有儿子的时候,他一下班就啥事也不做了,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休养生息。然而有了三个小棉袄以后,手机都快戒了。每天一下班,第一件事就是挨个亲亲抱抱闺女们,真心父爱爆棚!

回到话题上。这位宝爸原先是非常高兴的,但等女儿真正生下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家庭地位,居然从第三直接降到了第六,真的有些欲哭无泪啊!好再宝爸心态好,也愿意为宝贝女儿们腾位置。

本案中的短视频即被认为是属于具有独创性的“类电作品”,即“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齐爱民指出,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在判断短视频是否为“类电作品”时,首先看作品是否具有独创性,包括是否由作者独立完成,以短视频与其他相同主题的短视频是否存在能够被客观识别的差异为条件。其次,看是否具备创作性,基于短视频的创作和传播有助于公众的多元化表达和文化的繁荣,对于短视频的创作高度不宜苛求,只要能体现出制作者的个性化表达,即可认定其有创作性。

晚饭过后,这位宝爸还轮流给孩子们洗脚,非但没有怨言还乐滋滋的,看来宝妈这三个闺女真没白生啊,简直造福全家!

在谈到这一案件给我们的启示时,齐爱民认为有三个方面:第一,对于创作者而言,制作短视频作品时既要提高版权保护意识,也不得侵犯他人的合法权益。作品一旦发布,建议及时向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开通的自媒体视音频线上版权登记平台申请版权登记。在相关权益受到侵犯时,也要主动进行维权,保护自身合法权益。第二,对于网络服务提供者而言,短视频平台要切实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据相关法律规定,短视频平台应当及时履行“通知-删除”义务,即“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此外,网络服务提供者也不能随意向用户提供音乐、视频的下载、上传服务。第三,对于司法者而言,国内短视频的版权保护,还处于探索期;对于什么类型的短视频才属于作品,能否受到法律的保护一直存在争议。鼓励作品的创作和传播,促进文化事业的发展和繁荣,是著作权法的立法追求之一。在短视频产业已渐成规模的当下,法律规范应当对市场及其中的商业逻辑有所回应,不应为“作品”设限,人为提高作品构成要件的门槛。短视频的种类繁杂,有汇编类、教学类、模仿类、原创创意类等,不是每一个短视频都可以算作“类电作品”,一旦被认定为类电作品,就应当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

3、网友三号:看得我好羡慕啊!我也是生了一个儿子,原本不想要二胎的,可看了这一家,突然又动摇了呢!

“要看所使用的短视频有没有取得著作权人的授权,或者是能够确认可以免费使用的,比如视频上明确记载了‘可以免费许可,无需征得统一以及支付报酬’,否则就可能有侵权的风险。”冯晓青提醒,要在使用前确认短视频享有著作权以及享有著作权的主体,这就意味着我们解决了付费的渠道以及支付给谁的问题。

黄玉烨说:“应当注意尊重他人的著作权,除了法律规定的特殊情形(例如合理使用与法定许可使用),均应取得权利人的许可并且支付使用费。”

腾讯研究院版权研究中心副秘书长田晓军也认为,此案引发关注与短视频近年来的快速发展以及短视频领域的版权侵权问题高发有关系,“去年‘剑网’行动的重点之一就是短视频版权治理问题”。

“对极端分子来说,人人皆是猎物。”纪录片除了触目惊心的暴恐画面,还从深层次挖掘了暴恐袭击发生的原因。

对于他人制作的短视频,我们应当如何合法使用呢?

广西民族大学广西知识产权发展研究院院长齐爱民教授分析认为,此案之所以引发如此大的关注,首先与“短视频是近年来互联网传播的一个热点”有关,短视频的制作和传播已经形成一个新的产业,产业的发展为著作权保护带来了新的影响。

判决一出,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其特别之处不仅撞上了正处于“风口”之上突然大热的短视频,且是迄今为止单个短视频判赔金额最高的著作权维权案,再一次让人看到了中国持续加大版权保护力度的决心。

画面显示,艾山焚烧了中国、美国等国国旗。

事件发生后,中国政府谴责“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该团体宣称与基地组织有联系。部分西方媒体持有异议,但中国政府有清晰证据显示,这一事件与境外分裂势力有关,后者常鼓吹使用暴力手段。警方的调查为深入了解激进主义提供了洞见。

这是近年来中国罕见地以英文纪录片形式全方位展示暴力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对新疆带来的伤痛,并系统阐述中国为解决问题所付出的努力。

齐爱民也强调“视频的长短并不影响对著作权的保护”,不过,在他看来,并非所有的短视频都是受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需要具有独创性。

然而,等真怀孕了去医院检查的时候,“惊喜”从天而降,医生告诉他们怀了个三胞胎。宝爸别提有多激动了,因为对他来说,求之不得。一下就有了三位“小情人”,做梦都要笑醒了。